许音在变成许疼疼之前也是有一段快乐地平凡人生活吧,也许是在无忧无虑的大学时代,约了漂亮小姑娘去游乐园结果被爽约,只能一个人很无奈地去大锤的鬼屋一日游。

在那里,他们俩第一次相遇。

淦,又入冷圈

含泪割肉

我想看陈歌搞高医生


棋逢对手,高智商鳏夫,搞起来多快乐(停

虾仁与狗王


黑瞎子在晚上聚众撸串时让变异小龙虾咬了一口

然后他变成了虾仁(。

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我不会再为冒流眼泪了!!


哇地大哭

捕风


谁不想抓住风呢?

萎靡不振地从考场爬出来,被文学史来回煎了又煎,两面酥脆,嘤。

因为我们是偷摸大鸡


考古队员邪x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总之活了很久瞎

休假的时候,老吴接到导师电话说某村修路挖出个古墓,要他跟着一起去现场。

坐上车之后老吴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一边在心里呐喊“难道我不是您亲学生了吗”,一边跟对方套近乎,结果被呵呵了一脸。

上辈子造了孽才学汉语言

古代文学,我好恨🙃
最佳炮友

吴邪从长白山回来那天收到了一个包裹,是胖子转交给他的,用一个纸筒装着,看起来很神秘的样子。
他紧张兮兮地撕掉封条,抽开筒盖,生怕又从里头倒出只蛇来。
然而没有蛇,他看到条红色的锦旗。
“这他娘的什么玩意儿?”胖子凑在旁边看,忍不住抢过来一把展开,露出里头的字迹来。
红色的天鹅绒布料上头用金线绣了几个大字:“棍棒底下出乖徒”,落款是一副丑不拉几的墨镜。
“咋?你让人给揍了?”胖子莫名其妙,撸起袖子跃跃欲试,“跟胖爷说,回头我帮你收拾他。”
吴邪没好气地推他一把:“没事儿。”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