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瑞】不要在深夜和雷狮玩招鬼游戏

简介:格瑞老早就认清了自己发小喜欢乱捡东西回家的天性,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次,金捡回来的是他自己的鬼魂。

背景:金瑞两人都是大学生,一起在外租房。

           本文和雷狮其实没有关系【。

#

  格瑞摘下眼镜,把书放回茶几上。他看了一眼挂钟,十二点半了。这早过了他平时睡觉的时间,但是因为某个笨蛋——他发誓,他没有在这两个字上咬重音,他不得不打破一次自己的生物钟。

  “叩,叩叩——”

  门廊传来了犹豫的敲门声。最初的一声极其微弱,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声音逐渐大声了起来。

   格瑞叹了口气,还是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去点亮玄关处的灯,接着打开了大门。

  “你——”还没等他想好该说什么话来,就被他的发小扑了个满怀。格瑞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这才保持住身体的平衡。

  “呜哇格瑞我好害怕!!”

  发小眼泪汪汪地挂在他肩上,让格瑞不由得想起了楼下邻居养的那只大金毛。他叹了今天晚上的第二口气,腾出一只手拍了拍金的脊背:“进去再说。”

  吊着大型金毛犬,格瑞艰难地挪回了客厅。客厅的灯光在金的要求下全部打开,待到光亮充满了整间屋子,他才稍微松懈下来,一屁股坐下陷进刚叠好还没来得及收进衣柜的衣服里。

  “还敢不敢这个时候出去玩招鬼游戏了?”

  “不敢了不敢了。”金使劲摇着脑袋,像一条刚从水里捞起来到处甩水的金毛。

  “……那就去睡吧,”格瑞摘下发带揉揉眼睛,他确实困得不行了:“都是假的。”

  “可是我见到了真的鬼魂诶……”金犹豫着摘下了帽子,拔萝卜似的扯出一个透明的人形:“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优秀党员干部格瑞同学呆愣在了原地。

         事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格瑞重新坐回沙发上,看着旁边瑟瑟发抖的两个金毛。打量了许久那宛如一个模子中倒出来的、好像经由阳光暴晒过而褪色的另一个“发小”,格瑞有些语塞,犹豫再三还是转向了有实体的那一个:“怎么回事?”

  “我今天不是跟你说,学校社团聚餐嘛……”金老老实实地低头认错,从头到尾开始复述今天这事发生的全过程:

  要是想完完整整理清整件事情的经过,那么它的开端则要追溯到五个月之前,也就是金刚刚收到录取通知书进到学校里的那一天。在秋的要求下,打着“锻炼独立生存能力”的旗号,他参加学校社团的时候没有跟格瑞作一样的选择,而是随便找了一个看上去很有趣的社团要了报名表。

  如果当时格瑞在场,他一定会眼疾手快地拦下金收传单的手。

  因为这个社团的部长,是雷狮。

  “我们吃完饭才八点,就想着先不回家,一起出去再玩一玩……”金悄悄抬头看了格瑞一眼,眨巴眨巴眼睛:“然后雷狮前辈就提议,说我们去玩招鬼游戏。”

  由于是临时起意,他们身边没准备特定的道具,于是在众多方法中挑挑拣拣,最终选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

  “……我们点燃了一根蜡烛,在十字路口闭上眼睛,朝着随便哪个方向倒着绕圈走,直到蜡烛自己熄灭(*注)。最开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就互相道别各自回家了。”

  “但是我走到有灯的地方的时候,看见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影子,”金指了指旁边的灵体:“他说他也叫金。”

  这个画面有些诡异,但是看那个灵体似乎并没有做出威胁的举动……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那你呢?”

  他望向那个苍白的人形:“你记得什么吗?”

  “不,”比起影片里更加鲜活的鬼魂摇摇头,有些好奇地环顾着四周:“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只知道两件事情,”他扳着手指,认真地说道:“一个是我死了,但不是现在;另一个是,十天后……可能有人来接我。”

  “……是谁?”格瑞喉咙有些发紧,挤出几个音节。

  令他失望的是,鬼魂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铛——”

  墙上的挂钟敲了一声,平日里不大的声响如今却震耳欲聋。

  一点了。

  “算了具体事情我们明天再来谈,我好困呀。”明明事关自己生死,金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先回去睡了……唔怎么了?”

  “今晚你跟我睡,”格瑞拽着他的衣角,不由分说地把金拖进属于自己的那一间卧室,然后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漂浮在空中的鬼魂:“你……先思考一下自己是怎么死的吧。”

  “好——”灯光透过它的身体,有些变形地打在地上,鬼魂笑着挥挥手,声音依旧充满了元气。

  在接下来的六天里,三个人都有些不得安宁。鬼魂坐在窗边努力回想鬼生,偶尔穿过墙壁在这个城市四处飘荡;格瑞忙着查资料,试图找出这个现象的科学解释;而金,呃,他的整个行踪被格瑞严密地保护起来,任由他怎么费口舌都没能让他的发小留下他一个人独处。

  第七天,鬼魂和本体下了一整个本子的五子棋,格瑞在旁边翻遍了图书馆所有相关的书籍。

  有的说这是二重身,有的说这是魂灵出体,众说纷纭,但多多少少都提到了一个共同点——出现这种情况的人通常会在十天内死于非命。

  车祸、触电、火灾……总有飞来横祸,无从躲避。

  这个截点恰恰和鬼魂的说法吻合了。格瑞关掉网页,捏了捏眉间。

  为什么是十天,而不能是十年呢?他有些不合时宜地想。他觉得自己有什么话还没来得及说,又不太想说,只是把金看得更严密了些。 

  第八天的时候,格瑞和雷狮打了一架,带着脸上的淤青擦伤又回到图书馆坐下。金跑去药店买了碘酒和纱布,鬼魂漂浮在空中,看他们对视良久,然后一言不发地开始上药。

  第九天的时候,金把格瑞从书堆里拖了出来。

  “好啦,别在图书馆闷着啦,我们去游乐场吧。”

  “……我不去!”积攒了几天的怒气突然爆发。托这个傻子的福,他这一周多都没怎么睡好,简直梦回高三。格瑞甩开他的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冷着脸,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你能不能把你自己的命当回事一点!”

  “怕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金嘻笑着放大了声音,拽着他的领口站起来:“都努力了这么久了,反正再待下去也找不到办法。”

  “格瑞,”他的声音软下去:“就当陪我出去玩嘛。”

  看着他的眼睛,格瑞没办法拒绝他。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我就不跟你们去啦,晚上有人会来接我,”鬼魂冲他们摆摆手:“玩得开心一点。”

  来接你,接的是哪个你呢。

  格瑞不知道,他只能沉默。

  于是在第九天的深夜,他们带着兔耳朵,拿着路边小姐姐送的发光气球回到了屋里。屋子里很亮堂,格瑞记得他出门前关了灯。小幽灵趴在窗台上看下面偶尔穿行的车辆,万家灯火透过他的身影照进屋里,染开一层光晕。

  听见开门声,他转过头,咧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想起来了。”

  金看见格瑞的脊背瞬间紧绷:“是什么?”

  “说起来很不好意思……其实我是生病死掉的啦。”他吐吐舌头,挠了挠头发,金色的发丝到处乱翘。

  “……急性病?”

  不是说笨蛋不会生病的吗?

  “不算吧,我记得我在床上躺了很久呀……从冬雪冰封到春暖花开,从百鸟归巢到太阳东升。”

  “我记得有一个人一直陪着我,我跟他约好了要在下一年的冬天去堆个雪人。”

  “我想我应该是等到了冬天的,因为他的眼泪落在我的脸上,太冰了。”

  “然后我就死了呀。”

  格瑞突然有些憎恨这个冬天,又开始庆幸这是一个难得的暖冬。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啦……因为我刚刚还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

  “其实我死在三百年前。”

  格瑞的脑子瞬间有些当机。

  “啊,他来接我了,”幽灵惊喜地看着窗外,阴影遮蔽了灯火。整片整片飞舞的蝙蝠群中显出一个人影,他踏着月光而来。

  “再见啦,三百年后的‘我’。”

        与格瑞面容一致的吸血鬼冲人类点点头:“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抱歉,”他看着正忙着拥抱每一只蝙蝠的幽灵,极其不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不过你们不用担心。“

  “你们的日子还很长。”

  格瑞冷漠地看着两鬼穿墙而出。

  原来,不是同一个世界观啊……

  “格瑞,”金探出半个脑袋,兔耳朵歪在一边:“那我现在安全了吗?”

  “大概吧……”格瑞含糊地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身说:“从明天起你六点起床,跟我一起去晨练。”

  “为什么啊?!”金哀嚎一声,捂着脸作雪姨状假哭。

  “没有为什么。”

  “算了算了,反正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看他心意已决,金也放弃了抵抗,放下手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

————END————

  

  *这个办法是我编的!在确定自己是主角之前不要随便尝试这些作死方法哦!嗯就算确定了也不要这么做啦【。

        腾出点时间摸摸鱼,终于写完了上一周的命题作文→你又捡些奇怪的东西XD

        圈一下组织(((o(*゚▽゚*)o))) @金瑞每周创作命题 

评论(10)
热度(139)

© 🐟三星在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