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雷】王牌特工

简介:在又一个通宵撸串喝酒的晚上,雷狮喝断了片——然后第二天醒来发现他给自己纹了个身。


警告:
明明是金雷结果居然真正走西皮的居然只有一句话,跟来串场的嘉瑞嘉一个待遇_(´_`」 ∠)_
全员ooc,尝试了一下以前写沙雕文的文风。


1.


卡米尔坐在沙发前面喝巧克力牛奶。


“早。”雷狮晃晃悠悠从卧室出来,眼圈浮肿。他揉着眼睛摸索着往厕所走,期间顺利避开墙角养死一年的盆栽和乱爬的宠物王八。


“早。”卡米尔默不作声,把电视频道从午间新闻转开。思索了一下继续开口:“大哥。”


“嗯?”厕所传来放水的声音,听上去雷狮打了个哈欠,“干嘛?”


“以后少喝点。”


“钱赔了吗?”


“不是,这次没砸人家的场子”卡米尔语气委婉,态度诚恳,“你最好……仔细看一眼镜子。”


厕所里雷狮刚拉上裤链。闻言,他抬起头,对着镜子盯了很久,久到同样刚从床上爬起来的佩利猛敲厕所门然后被帕洛斯拖开。


“卧——槽——??”


雷狮使劲眨了眨干涩充血的眼睛,面前的镜像跟着眨眼,与记忆中以前看到的没什么两样:黑发,黑眼圈,黑色内裤以及——黑色的的纹身。


周围还带着点刚纹上去没消掉的红肿。


卡米尔一边看海绵宝宝一边等着雷狮从厕所冲出来。


“这什么玩意儿??”


“纹身,”卡米尔平静地说,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它念出来“K-I-N-G-S-M-A-N,王牌特工。还是花体字,很骚包——我的意思是,很好看。这种五颜六色的黑色如实地反应了大哥外表冷硬内心放飞的性格特点……”


“停,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损我,以及那是肿了不是五颜六色,”雷狮比了个暂停的手势,表情凝重,“谁干的?你?帕洛斯?佩利?”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雷狮看着卡米尔,卡米尔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台。


2.


“你的意思是我昨天晚上喝断片了自己纹的?”雷狮一脸怀疑,“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门手艺?”


“可能是我表述有误,”卡米尔撑起上半身往虚空中比划了一个人形,“是大哥你硬拉着纹身店卷帘门不让人家关门,店主被逼无奈操刀为你纹上了他亲手设计的图样。”


“那你们为什么不拦着点?”


“我们努力过了,所以店主放弃了在你身上落款而换成了图案署名,”卡米尔目光炯炯,“这可是师传陆○冈的大师,做出如此让步实属不易……”


顺着卡米尔的目光往下瞧,雷狮在纹身连笔中间看见了一匹用笔纤细、精致灵动的飞马。


“……我想我大概能知道店主是谁。还有我是问你们为什么不拦住我啊?!”


“拦不住的,大哥,”卡米尔避开雷狮的视线眺望远方,眼中似有泪光闪烁,“一个男人总要放纵一回,追逐自由是他心中永恒的渴望,况且。”


“佩利和帕洛斯打不过你。”


“你这个地洗得很好,我差点就信了并且从此爱上这个纹身——如果我没有本来就是一个特工的话。”


3.


雷狮很郁卒,借着各种由头暴打完小弟也掩盖不住的郁卒。


本来只是多了一个纹身的事,没必要计较这么久,洗掉以后还能安安心心当一个低调的特工。


然而他今天就得去跟接头人碰头,如此暴露身份的纹身,只会让接头人觉得自己非常不专业,由此一来他就会丢掉这份工作再被组织除名同时背上全面通缉。


通缉事小,可是以后再背了黑锅砸了店面无人来洗煤球该如何是好……


“穿上衣服去不就行了吗?”帕洛斯随口说,他正肿着眼圈给一旁吊着石膏的佩利喂饭。闻言佩利异常兴奋,用完好的那只左手猛拍桌子:“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接头的那个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何许人也?


组织王牌情报员,点满科技树的人造人出身,出厂九年尚未成年,自带多重功效,让其他肉体凡胎等人羡慕不已——比如,其中最令人在意的一项,透视。


“停一下,”帕洛斯用餐勺比出海盗团内部通用暂停手势,“透视不是直接透出骨骼吗?”


佩利陷入沉思。


与此同时,雷狮刚踏上交易的漫漫征途,就直面了严峻的挑战。


“Kings man?”嘉德罗斯怀疑地看着雷狮,“王牌特工?你?”


对啊,我。雷狮在心底翘尾巴,脸上还是堆着应酬的笑:“哪有哪有,只不过是——”他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急中生智,脱口而出,“——只不过是最近交了一个叫金的小男朋友。”


“别说出去,”雷狮挤了挤眼睛,心底被自己这个动作恶心得不行,“他家里对我们这一行看不上眼。”


嘉德罗斯挂着神秘的微笑,了然地点头。送走雷狮后转头就给格瑞打了个电话,兴奋地说:“听说你的那个黄金男孩儿有男朋友了,你什么时候跟我出去约个会啊……”


4.


“坐下。”格瑞冷漠地说。金不明所以,战战兢兢坐在椅子上,表情惶恐宛如坐老虎凳。


我干嘛了?他使劲回想。是偷偷行侠仗义被红旗表彰了还是先前打黑除恶被残留势力追踪上门报复?


“我不是说过,外面的人很危险吗。你这么天真可爱,很容易被坑蒙拐骗的!”格瑞痛心疾首,“骗钱也就算了,居然还要骗色,而且还是跟那个雷狮!”


“诶?”金一脸懵逼,在脑子里把自己夜间行动营救过……或者得罪过的人员名单过了一遍又一遍,“雷狮是谁?”


“你还否认,”格瑞幽怨地开口,“果然孩子大了就是泼出去的水……”


到最后金还是没能从格瑞嘴里问出来那是谁。


5.


直到后来。


6.


卡米尔坐在沙发前面喝草莓牛奶。


“早。”雷狮喜气洋洋地从卧室出来,神采奕奕,从缓慢爬动的新一只王八顶上越过。


“早。”卡米尔把频道从晚间新闻调开,他看雷狮裸着上半身,胸口的纹身依旧没掉,“大哥……”


“嗯?”雷狮眉飞色舞跑去厕所放水,“我给你讲我想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


“?”


门外传来敲门声,雷狮拉上裤链,甩干净刚洗的手,走出去打开门。


走廊外面站着一个金毛,金毛拎着一盒小蛋糕,局促地笑笑。


“介绍一下,”雷狮转身说,“这是我男友,金。”


————END


King=金


Kings man=王牌特工=金的男人


以后再试着写一下帅气的特工趴【假的


@“他好像条狗啊”★兰子大爷 的百fo点文∠( ᐛ 」∠)_


最开始想写刀,转念一想要过年了不能这样∠( ᐛ 」∠)_

评论(27)
热度(72)

© 🐟三星在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