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当你的充气老婆成了精

简介:海盗团众人为母胎solo十八年的雷狮集资买了个充气老婆,然后他发现,这个老婆是带把的——等等,为什么还能动??

警告:尴尬x2,沙雕剧情出没。没车,真没车。

沙雕脑洞第二弹,前文戳:《当你的假JB成了精》

0.

  雷狮收到一个充气老婆。

  ……呃,一个,会动的,充气老婆。

1.  

  “你们来干嘛?”雷狮黑着脸站在门口,按住佩利往门内探的脑袋向外推,“笑话看够了就快滚,卡米尔,送客!”

  “别这样嘛老大,”帕洛斯苍蝇搓手,满脸堆笑,“我们都是来笑……关心你的,你看,”他拽着佩利往旁边一躲,露出背后半人高的礼盒,“还带了慰问礼。”

  “礼物?”雷狮怀疑的目光几乎凝成实体,从帕洛斯脑门一路浇到脚底,“我怎么就不信呢?说!有什么企图!”

  “冤枉啊!我们辛辛苦苦筹措了一个月,勒紧裤腰带才准备好了这个礼物,”帕洛斯揪了一把佩利肘间肉,借着他的惨叫当配乐抹了一把纵横的老泪,“为了隐藏你的行踪,我们可被扣了半年的零花……”

  见雷狮表情略有松动,帕洛斯趁热打铁往火上又浇了捧油:“谁能想到一片真心错负……罢了罢了,我和佩利受点委屈就算了,只是苦了卡米尔,这一个月来甜点只敢往便宜了买,瞧瞧,把人孩子都饿成什么样了。”

  雷狮看看油光满面精神饱满的两人,再转头看看卡米尔。卡米尔往后退一步,露出酝酿了良久的泪眼以示立场。

  在堂弟波光潋滟(大概)的目光注视下,雷狮退让了:“……把东西搬进来。”

    一阵觥筹交错,笑里藏刀,逮着这个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之后,雷狮以一己之力成功喝趴下了轮番灌酒的佩利帕洛斯。他狞笑着抹嘴,掏出帕洛斯的支付宝还了外卖的花呗,转头准备跟卡米尔拍手相庆时才发现他未成年的堂弟小脸晕红,颤颤巍巍和墙壁击完掌后被啤酒鸭放倒在了桌上。

  “……”

  “嘿——哈!”左手一只佩,右手一只帕,雷狮深吸一口气,扎了个马步,才把两人扛了起来。现在他算是清楚了,什么省吃俭用,都是瞎扯,这两位的吨位数较之以前是成几何数增长,就差过完年磨刀霍霍上蒸笼,养育凹凸千万家。

  站在楼梯口,雷狮毫不留情地松手,佩利原地翻滚,砸吧砸吧嘴继续酣睡,帕洛斯被他挤到了墙角,翻个身估计就得往楼下滚。

  雷狮抹了把汗,又回头去扛卡米尔。他打了个滴滴,坐着电梯下楼刚好看见出租闪着大灯,以清奇的走位左拐右拐从狭窄的小区大道上挤进来。雷狮把卡米尔送上后座,给司机报了地址,关上车门目送出租掉头无望倒车沿着原路离去,这才回了屋。

  屋里一片狼藉,先前喝剩下的啤酒罐倒了一地。雷狮瘫在沙发上好半晌,他看了看墙上先代租客留下来的喜羊羊挂钟,又转头看向杵在空调旁边的那个巨大礼盒。

  “这到底什么玩意儿。”雷狮撑着布沙发的边沿坐起来,他操起桌上的水果刀拆礼盒。礼盒包装得挺严实,最外头一层用标红72号黑体字写着“易碎品!轻放!”,看得雷狮心里头直犯嘀咕:“不会给我买了什么违禁品吧。”

  好容易打开了盒子,雷狮扔掉上边遮盖着的泡沫纸,看着里头的玩意儿呼吸一滞:盒子里是一个蜷缩着的人形。

  拐卖人口?雷狮下意识准备报警,紧接着他定睛一看,破口大骂:“谁送充气娃娃还送平胸的啊?!”

  雷狮拽着人偶的胳膊把它从团团填充物中拔出来,立在面前。说实在话,这东西的做工真挺不赖,棕色发丝柔顺乱翘,小麦色肌肤光泽柔软,最外边甚至还规整地套着衣服,随便扔在哪儿保不准会被人当做是抛尸荒野引起骚动。然而尽管这东西做工精美,体格等身,也依旧改变不了它是个死物的事实。雷狮撑开人偶的上下眼睑,玻璃质的绿色眼球冰凉而无生机。

  ……这就有点难办了。雷狮把人偶拖出来放到沙发上,要是是个毛绒公仔之类Q弹可爱的玩意儿他还能放在墙角当个靠垫躺着赶稿,可是这东西——雷狮忍不住又上手戳了戳——还不知道是谁躺谁呢。把人偶靠在沙发上,雷狮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他打开门,往楼梯口走了几步。那两个醉汉还躺在那儿,搂在一起像一堆刚坠入爱河的情侣。

  很好,雷狮露出微笑,这样可以少花一点力气。他抬起脚,把两人踹下了楼。

  酒气上头,伴随着重物翻滚和熟人惨叫的声音,雷狮一边打呵欠一边往回走。新买的寝具还堆在卧室没有拆开,雷狮只得把人偶往外推了推,在沙发上凑合着过了一夜。

2.

  第二天早上,雷狮是被热醒的。

  他挺久没用过热水袋了,自从六岁那年踩爆了塑料水袋,温水渗透衣料给他留下尿床的心理错觉后雷狮就对一切自动发热的东西十分抗拒,连带着地图炮了不少亲哥假意示好送上床的莺莺燕燕,导致了他身为风流潇洒富二代结果母胎单身十八年的悲惨人生。

  那被子里这股热气是怎么回事?他下意识往下头摸了一把,无比干爽,小兄弟在手里精神饱满,雷狮撑着上半身从沙发上坐起来,还没套被套的棉絮从身上滑下来。

  他揭开被子,里面钻出来一个人。

  一个,跟他的充气娃娃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雷狮下意识地后退,抬起拳头往那人脸上揍去,然后被稳稳地接住了手。

  “你好,”不速之客偏了偏头,那双翠绿色的眼珠脱离了玻璃冷硬的质地,盯着雷狮闪闪发亮,“我叫安迷修。”

  “是充气娃娃星的使者。”

  就算是在现在这个情景下,雷狮还是没忍住掐了自己一把,再探了一下对面人的脑门:“兄弟,你脑子没烧坏吧?这种破理由也说得出口?”

  入手是塑胶的质感和一股升腾而上的热气。

  还真烧坏脑子了?

  注意到雷狮异样的目光,安迷修从被子里爬出来,挪到沙发另一边一屁股坐下,说:“这是系统自带的加热功能,热度堪比暖手宝,助用户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啊!”

  雷狮心头一跳,他看见安迷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瘪了下去:“你你你怎么了?”

  安迷修在沙发上艰难地翻了一个身。他的大腿上扎着雷狮昨晚用完乱扔的那把水果刀:“我好像漏气了……”

  雷狮从来没有想过,他第一次用舌头甩人家嘴是这么一个画面。饶是他初中体测样样满分,此时也累得直喘粗气:“不行了我……安迷修、你、你这个磨人的豆浆机……”

  “快了,”嘴被人堵着,安迷修吱唔着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他正躺在雷狮和沙发之间,长裤褪到脚踝,双腿大开地——用写着“易碎轻放”的透明胶粘那条裂口,“你加油!”

  “我觉得我也快没气了……”雷狮上气不接下气,翻了个白眼。

  “我好了我好了!你别晕!”安迷修怕他就此一晕,自己得落个谋杀外星友人的名号,于是他手忙脚乱地把裂口贴上之后,用手堵住雷狮的嘴把他掀到一边:“朋友?兄台?少侠?你还好吗?”

  雷狮被他这么一捂差点又背过气去,他愤怒一掀,推开安迷修胡来的左手,然后不解气似的逮着个什么东西就是一拽:“有你这么恩将仇报的吗?”

  “啵儿——”

  或许是过于气愤,雷狮只觉得手上东西力道一松,引着他的右手就是高高扬起,他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

  “——这是什么玩意儿?”

  “哎呀,”安迷修小小地惊呼一声,无比自然地把那根肉色的棍棍从雷狮手里抽出来,对准插口插了回去,“躯壳选得太仓促,没拧紧居然掉了。”

  雷狮在旁边看得小脸煞白。

3.

  “你的意思是,你是来自外来XJBC-2000高等星球的使者,接收到了地球的信号赶来联络感情的?”雷狮抱臂,疑惑地问道,“那开始为什么说你来自充气娃娃星。”

  “这不是为了在结尾留个钩子吸引读者注意嘛……”

  “你说什么?”

  “没什么,”安迷修摆摆手,“一点超越了世界线的东西,你没必要知道。”

  看着雷狮更加怀疑的目光,安迷修索性闭嘴,换了一个话题:“但是我降落的时候出了一点偏差。本来正常情况下,我应该直接和你球星际外交部进行交接。”

  “真的有这个部门吗我很怀疑。”

  “然后共同商讨最后签订一些不平等……啊不是,友好商业交往条约,最后互设使馆就完事了。”

  “等等你想说什么我好像听到了一些很危险的词。”

  “但是很不幸的,由于定位出错,我掉到了顺丰快递车上,同时失去了和母星的联络定位,没办法直接传送回去,而身边找来找去只有你朋友送的这个礼物比较符合人形,不会引发地球人的惊恐。”

  “不要这么顺其自然地转移话题啊……还有我的惊恐就这么不值钱吗?!”

  安迷修摆摆手:“这个不重要,所以我就选择了你的充气娃娃作为了临时载体。”

  “喂!”

  安迷修又三言两语解释了一下星际外交宗旨和一些学术相关知识,最后下了个总结:“简单来说就是,在重新联络上母星之前,我都得寄住在你家了。”

  “我能拒绝吗?”

  “不能,”安迷修果断回绝,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看的雷狮也不由自主地端正坐姿:“我星外交人员的首要任务是维护我星星球利益,对于这种严重的外交事故,我有必要保证知情人士不向外泄露分毫。”

  “你看我像这种大嘴巴的人吗。”雷狮垂死挣扎。

  “像。”

  “算了,我还有一个问题。”雷狮举手提问。

  “你讲。”

  “现在这是你的真实面貌吧?”

  “差不多吧,怎么?”

  “那我的充气老婆原来肯定是一个大波翘臀的美丽御姐。”

  “不,”安迷修用听起来充满嘲讽的怜悯语气回答道,“它本来就是带把的。”

  “……谢谢哦。”

  屋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的新奇感只维持了半天,雷狮就缩回卧室赶稿去了。这两天忙着搬家欠下的字数,他得趁今天一鼓作气全赶出来。

  这一忙就到了晚上,雷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才感觉到胃里一阵阵叫嚣着的饥饿感。

  他揉了揉肚子,扶着门框走出去。正在思考是点外卖还是出去吃时,他看见了桌上摆着的一碗蛋炒饭,被剧情脉络占满的脑子缓慢运转,老半天才想起来这只可能是屋里另一个人的手笔。

  “写完啦?”安迷修拎着垃圾桶从门外进来,他冲雷狮抬抬下巴,“我联网搜了点菜谱,看这个最简单,不知道味道行还是不行。”

  “你还能联网?外星人大脑厉害啊。”雷狮抽出椅子坐下,抖了抖,“哎!你坐椅子的时候看着点,有钉子冒出来了,省得我又给你吹气。”

  “晚了,刚切完葱。”安迷修举起贴了一排创口贴的双手。

  “……你先等我吃完饭,”雷狮心很累,“对了,你平时吃什么啊?”

  “不用吃饭,保持气体充足就行了。”安迷修随口道,他看见雷狮陷入沉思,不由得说:“……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危险的事情。”

  “我在想,”雷狮悠悠开口,“能不能直接用打气筒怼你○眼。”

  “我会爆炸的,你冷静一点。”安迷修面无表情地挥手拒绝。

  雷狮意味不明地哼了两声,往嘴里送了一口饭。紧接着他放下勺子,表情凝重:“安迷修?”

  “?”

  “这蛋炒饭怎么是甜的?”

  后来雷狮还是学会了自己做饭。

4.

  冬天到了,又到了动物囤膘的季节。

  雷狮从拥挤的小区正道上挤进来,走在如临仙境的露天熏肉飘出的烟雾里,雷狮觉得自己都快被熏制入了味。每每路过这些违规搭建的熏肉摊子,在闻着不论是物理还是心理意义上的年味时,雷狮也免不得有点担心有消防危险。

  但这还是阻挡不了他拎了几条熏肉香肠回去。过年嘛,雷狮漫不经心地想着,总得有点心理寄托。比如年夜饭,比如一起吃年夜饭的那个人。

  虽说他的那个不是人,平时也不吃饭。

  雷狮把置办的年货换到一只手,另一只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回来了?”安迷修叼着制氧机的管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雷狮应了一声,把年货塞进冰箱里。

  收拾完杂物,雷狮转头去看安迷修。从他的充气娃娃成精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一个月,他母星的信号时强时弱,一直没联系上,使者先生就心安理得地呆在雷狮家里当家养小精灵。雷狮使劲回想了一下一个月前的情况,在跟现在对比了一下,终于开口。

  “安迷修。”

  “嗯?”安迷修一脸茫然,

  “你是不是胖了?”

  闻言,安迷修放下吸氧管,戳了戳自己的脸:“是有点充气过度……”说着安迷修拔掉呆毛,呲呲放气。

  “好像放过头了。”安迷修冷静地扭头,看了雷狮一眼。雷狮已经对这一切见怪不怪,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头也不抬专心码字:“自己吸氧,别找我。”

  安迷修耸耸肩:“哦。”

  雷狮这两天有点忙,他刚写了完结章,按理说该轻松一段时间,可惜他上一篇悬疑小说实在是叫好不叫座,扑了街。此刻又是年末,手头大事小事堆在一起等着花钱,先前的稿费也就够他日常开支,不接着往下写怕是只能带着安迷修流落街头。

  虽说卡米尔也明里暗里提了好几次要不要他们资金赞助一点,可惜都被雷狮一一拒绝: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找堂弟借钱算什么理。更何况他那群朋友都是未成年,手头虽阔绰但基本上都是腆了爹妈的脸,而这几家又多少跟雷家离不开关系,这让雷狮更不乐意扯上关系。

  因此雷狮只能在这个文手合理断更的日子,苦哈哈地另开新坑。先前编辑敲了他几次,委婉地劝说他放过悬疑,改写一点热门题材,比如玄幻啦军旅啦甚至卖卖腐也好。要是以前的雷狮,他保不准会当场摔电话,然而刚好他有了新脑洞,跟编辑假意拉扯客套一会儿,骗了奖励加薪的许诺后,松口说他可以在下一篇改写言情。

  那边编辑欢喜回家过年,这头雷狮咬着笔杆子差点把头都想破。嘴上说得是好听,可惜转题材也没那么好转,为了降服他跑偏的剧情,雷狮窝在卧室死磕大纲,勉强吃了半个多月安迷修那盐甜不分的投喂,到了昨晚才堪堪肝完,结束闭关出门觅食。

  雷狮敲着键盘,有意无意地瞟了几眼认真看电视的安迷修,心想,这傻子联系不上母星也是件好事,再拖久点拖到这篇文完结那天就更好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某件事满怀期待。

  然而期待么,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5.

  烟雾腾起直扑人脸时,雷狮既意外又好像在意料之中。这小区处处是消防隐患,烧不起来才是不合常理。

  雷狮从床上扑腾起来,抓了一件外套捂着鼻子就往外走。门外已经满是浓而呛人的烟雾,向来熟悉的陈设此时都陌生起来,他压低身子跌跌撞撞扶墙往外走,哑着嗓子喊安迷修的名字。他也说不准自己是喊了多少声,直到有人拽住他的手腕轻轻应了声,雷狮才稍微放松下来。

  火从隔壁烧来。

  雷狮租的房子是底层,有不少居民接着平台堆积杂物,雷狮那门外也留了几个纸箱,本来打算年后再扔,谁想到这就成了引火的罪魁祸首。

  他醒来时火已经烧得很大了。门外全是烟雾,火星借着夜风挤进来,小火簇簇燃起,雷狮拽着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尽力避开火源——这位外星友人体内可全是助燃剂,一烧就着。雷狮又咳了几声,这才想起来自己吃饭的家伙还在房里。

  想起这个问题的不止他一个。安迷修的声音在四周的尖叫呼救声中清亮又微弱:“你的电脑!”

  “不要了!”虽说心有不甘,雷狮还是低头往出口走,大不了重头来过。

  安迷修好像又说了什么话,雷狮没听清,他扭头刚想开口,却只感觉到扣在他手腕上的那只手就这么松开,雷狮伸手去拉,只觉得他像水一样溜走在烟雾滚滚之中。

  “你他妈傻逼啊!!”雷狮扯着嗓子回头去追,火焰腾起,灼烧扭曲了视线。火光席卷热浪,烧得皮肤阵阵发疼,每一口呼吸都是折磨,滚烫的空气让人眼前发黑,雷狮咬着牙继续往前,断裂的横木燃烧着倒下。

  他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床边站着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两人贴在门外的玻璃上往里瞅。雷狮刚想说什么,就是一阵猛咳。见状,卡米尔忙把他扶起来,等咳嗽声平息后递上一杯温水。

  隔着玻璃杯扭曲的光线,雷狮看见他的笔记本就放在小桌上,白色的外壳满是尘埃。

  “跟我一起的人呢?”雷狮声线嘶哑,拔了手上的点滴就要下床。卡米尔把他摁回床上,紧盯着雷狮的双眼,慢慢摇头说:“没有人。”

  “你被救出来的时候,旁边没有人。”

  这件事之后,雷家算是弄清了雷狮的踪迹。一反常态,雷狮没急着反抗,顺从地回了家。明面上是被禁足反省,实际上雷狮把那天火灾的事查了一遍又一遍。

  没有人员伤亡,也没有外星奇迹降临地球。

  安迷修那傻子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在大火之中。

  要不是雷狮桌上那失而复得的笔记本,他怕是会觉得往前几个月不过是一场大梦。

  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在那之后的第二个年头,雷狮的言情小说总算写完了。新书签售那天编辑特地打了个清晨电话通知他别把主角的原型在签售会上大嘴巴说出来,雷狮嗯嗯敷衍了事,到了现场还是聊起了故事的灵感来源。

  “嗯,机器人女友是编辑和谐之后的设定,”忽视编辑杀人的目光,雷狮握着话筒轻笑出声,“所以这其实是废柴写手和他充气老婆的爱情故事。”

  签售会结束之后,雷狮去交接新房。他借着版税从老宅搬了出来,拍拍屁股彻底跳出从前二十年的保护圈。

  在雷狮坐在地上撕开家具包装时,他听见了敲门声。

  雷狮从一地的泡沫纸中间站起来,透过猫眼,他看见了一根随风摇曳的熟悉呆毛。

  于是他打开房门,一如先前。

小剧场:

1.

  雷狮看着明显矮了不止一个头的安迷修陷入混乱:我老婆缩水了??

  不对,雷狮在心底怒吼,我不犯罪啊!!

2.

  “解释解释。”

  安迷修穿着童装盘腿在沙发上坐着:“……简单来说就是在我把你扛出去时我连上了母星的信号,传送回去时间太急也没来得及留个口信。”

  “那你干嘛这个时候才回来?”

  “剧情需要……不是,养成新的躯壳需要时间啊,”安迷修逮着雷狮的手戳自己的脸,“特地养了一个跟你们身体构造差不多的……”

  “这个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等不及了嘛,”安迷修补充了一句,“养大很简单的,每天浇水就行了。”  

 

————————END

雷神之锤太太现场演绎云备份的重要性。

今天写了五千字!把昨天的抵了嘿嘿嘿!

评论(14)
热度(258)

© 🐟三星在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