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妹】地铁地铁进车站

#
“吱呀——”老旧的地铁在轨道上慢慢滑行,萨兰浑浑噩噩地睁开眼睛,地铁里零散的只剩下几个人,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八点五十六分,秒针已经转了大半圈,滴答滴答即将到达下一个时刻。
已经这么晚了吗?萨兰揉了揉额角,下午留在局里办了点事,走的时候除了值晚班的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临走的时候看了时间大概六点,昨晚没怎么睡好,想着上车眯一会,没想到这一闭就是快两个小时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到哪个站了。萨兰把文件包拎在手里,想着等会儿到站的时候别忘了拿,他习惯性地向着滚屏看去,本来应该显示着下站地名的地方却是只剩下黑屏,红色的电光在黑色的屏幕上闪动,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估计是坏了。
地铁摇摇晃晃继续前进,车厢里无人说话,沉寂的像一潭死水,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无法流动。地铁偶有颠簸,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动静。
“哐当——”车厢碰撞的沉重声音,萨兰甩了甩头把自己从昏昏欲睡中扯出来,地铁还在运行,通道长的好像没有尽头,再看看手表,现在是九点二十九分,距离刚才已经过了三十三分钟。他很确信自己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站,这条线路他很熟悉,站与站之间距离最长的也就七八分钟,半个小时足够他从警局坐回家赶到楼下正好和那帮混蛋喝上一杯。
但是现在,地铁仍在行进。
窗外地下铁里的广告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了,取而代之的是陈旧的白炽灯明明灭灭,穿过玻璃投下昏暗的阴影。
这不对。萨兰隐约记着之前,白炽灯就因为光度不够出过几场事故就停止使用了,现在这条线路统一使用的……是LED轨道灯,而从前些年开始,白炽灯就正式退出轨道交通应急灯光的使用。
那么,这里究竟是哪里。
#
萨兰快步穿过一节又一节的车厢,头顶的灯管兹拉兹拉地作响,那是最老式的灯管。车厢里陈年的污垢累积在一起沿着车厢壁蔓延开,就像穿越到了十几年前一样。
这算什么?自己连着车厢一起穿越了?萨兰扯了扯嘴角,勉强的笑笑,可是这一点都不好笑。除了刚才他呆着的那节车厢外没有一个人,萨兰自认为是标准的唯物主义者,可是现在……
他有些害怕了。
地铁再长也不过八节,更何况萨兰是从靠前的车厢开始。无论再怎么不情愿,他还是试着敲了敲驾驶室的门。
“你好,请问有人吗。”
里面没有人回应,萨兰贴近门上的玻璃又敲了敲,从驾驶室门上的玻璃看去黑乎乎的看不真切,只看见或红或绿的指示灯闪动着微弱的光芒。但是,无论如何,没有应有的人影。
地铁突然减速,萨兰一时没站稳打了个踉跄,然后他看见,车门,打开了。
他几乎是逃一般地从地铁上跑下去,谁知道再继续留在那上面会发生什么。他看见地铁的车门缓缓关闭,车厢略过他眼前时,他注意到,从头至尾,里面没有一个人。
车站的灯光从背后照射下来进来,并不是熟悉的样式,站名的地方像是被人泼上了红油漆,在惨白的灯光下看着有些瘆人,露出的上半部分隐约看来是个月字。这座城市里,并没有第二个字是月的车站。
地上散落着报纸的碎片,萨兰捡起地一张,恰巧是一张报纸的一半,右上角的年份写着1989年。
手表的指针慢慢地跳动,他挺庆幸今天戴的不是那块机械表,指针一格一格稳定地跳动,现在是十点一十五分。
身后远处传来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萨兰扯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随意地把长发拢成一束。听局里那几个小混蛋说过,室内的逢魔时刻大概是从十一点开始。
距离现在还有四十五分钟。
=============TBC====================
*原梗来自如月车站【有点害怕qwq】
*背景是鸠也的勇者是女孩……鸽娘画风棒棒哒^O^
*灯那段是我乱掰的><
*嫖一嫖萨兰XD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