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帽】疯人院01

食用注意:
*剧情有病,没有逻辑。
*楼主脑子有【——】,揍他。
*部分设定参考《一整个星系的情歌》[作者:优秀青年小阿力力]:毒液>蛇>兔子
蛇分为红蛇和蓝蛇。红蛇受,蓝蛇攻,发情期第一次【——】定性,不可逆转。
原文很萌,真的。
*人物OOC
*人物OOC
*人物OOC
*开头俩人不是班帽——至少性格上不是【躺。

Ok?
↓↓↓

01

“那天,我第一次试着挖出了我的信息结。”年轻的病人微笑着仰起头,不长见阳光的皮肤有些白皙,隐约可以看见下面浅蓝色的静脉。
“那很痛,真的。”
“它在我后颈的位置——大约是第七颈椎的位置。从我的第二性征发育还没完全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它。你知道的,那个地方挺多神经——喔抱歉,或许你是个文科生?”尽管嘴上说着抱歉的话语,从他的表情上也看不出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
无论如何都觉得,这个人,真虚伪。
“理科,”医生扶起有些下滑的眼镜,示意身旁的护士后退几步。他凑得更近,抱着臂继续说道:“但我认为这些事情,文科生大概也应该知道。”
“是吗?”那人挑挑眉,不顾手上的拘束,执拗地点了点后颈某个地方:“总之,我的每一刀都有可能让我半身不遂然后饿死在家里,直到我的房东再也忍受不了我拖欠的房租,破门而入然后发现我的尸体为止。”
“想想都很凄凉。”
“某种意义上是的。”医生搭了一句话,然后闭了嘴。房门内的病人似乎什么都没听见,就好像他只是累了,稍作停顿后继续讲了起来。
“但是我赌对了。”
“我割弃了来自愚民的标记,并且,我依旧活着,好好地活着。”
医生似乎想插话说些什么,但他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他的病人没有留给他开口的时间,而是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了下去,语气平淡得好像在讨论今天中午是去吃食堂还是叫外卖一样。
而他的病人,说的是‘都无所谓哦’。
“二十一刀。”
“我一共割了二十一刀。正如你所见的那样,我是一个新手——纯的,游戏里大概会有新手指导辅助你说,‘XX桑,要在这里划一刀哦。没错,就是这里,再深一点吧。’然后得到一个PERFECT。”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我自己和一把不知道消毒消干净没有的手术刀。它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要来的,闲置了很久,久到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碰到它。当我再次取出来时,它上面涂着的保护层都没有洗去,光亮如新。”
“我知道的,它等了我很久。”病人金色的头发在室内微弱的灯光下有些黯淡,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露出了一个空洞的表情舔了舔唇角,继续狂热地述说着。
“最初割的每一刀我都小心翼翼。我害怕活着,我更害怕死去。于是起初的五刀我只是划破了皮层,定下位置后再向下切开。”
“真正割下第一刀的时候,我的手还有些不稳。”
“他割偏了。”
“但所幸的是,这除了留下一道扭曲的疤痕之外并没有其他更实际的伤害。可那很痛。”
“怎么和你形容呢?……大概就是把刀子插进灵魂里面,先顺时针扭三圈,然后逆时针拧回来。你能想象吗?不是物理层面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大概疼着疼着就会完全麻木掉,或者一针麻醉剂就能解决一切。但是这不行,它是深深的……深深地刻在脑子里,无法适应,只能硬扛着。”
“况且那时候我连一针麻醉都没有。”
“你看过三体吗?一部很久很久之前的志怪小说。也许在当时看来是应该叫做科幻小说,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你会发现里面除了人和人,其他都是在扯淡。”
“我看过。”医生点点头,尽管他并不确定他的病人是否能听见他的回答。
“那里面云天明的想象可能会更符合我的描述,那是对你思维的拷打。你永远不会死,所以你会永远绝望。起初的几刀都是这样,后来——”
善于想象的小护士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青白着一张脸用乞求的目光看着身前的医生。
浆果紫的眼睛没有任何波动,他只是挥挥手让她离开。小护士逃般地离开了这条走廊。
“她在害怕什么?我还没有讲完呢。”病人仿佛这才从他的叙述中脱离出来,稍微有些不满地说着。
“挺晚了,早点休息。”医生转头避开他的眼神,抬手准备合上门上的小窗。
“等一等。”在小窗还没完全合上之前,病人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
“啊,明天可以帮我带一件带兜帽的外套吗?”病人微笑着,看上去好像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学生。他指了指身上的衣服,偏浅的蓝色因为多次的洗涤而有些泛白,“红色的。我不喜欢这个病服的颜色,太闷了。”
“我会的。”
“铛——”
铁窗落下,隔绝了两个世界。
病人依旧微笑着,好像他现在才是在外边的那个。
——不,他就是。
========================================================================TBC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