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兰】Presence[0—4]

0

存在即被感知。——乔治·贝克莱

1

他看见了滔天的巨浪。

满天的星辰像落雨一般安静地坠落,那星点的光亮被海浪吞没,沉入漆黑的海底,直到它们再无踪迹。冰凉的海水翻涌着卷起,狠狠地拍打在沿岸参差的巨石之上,掀起层层的浪花。

空气潮湿而闷热,像是一场海啸的前奏。不知何处的塞壬轻轻吟唱起歌谣,在惑人的歌声里,有沉重的钟声穿过海浪,越过浓雾,顺着咸腥的海风敲响。有人自那通天的高塔跃下,激起一片水花,

抓住他啊抓住他啊抓住他啊抓住他啊抓住他啊抓住他啊。

有只野兽在心底扑腾,尖牙利爪挠的他心口生疼。

然而他只能在远处观望。

鲛人银色的鱼尾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所有的风暴似乎在刹那平息,有人向他伸出了手,潮湿的风把那句微弱的话语吹散。

他说,醒醒。

旋即他被一阵尖锐的啸声从梦中惊醒。特拉斯塔反射性地抽出枕下的柯尔特上了膛。金属色的烤漆在月光下闪着冰凉的冷光,而在那冷光所指的方向——是一只海雕。

它歪着脑袋立在床沿上似乎在思考什么,尾羽在月光下白的发亮,特拉斯塔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床前已空无一物。

2

特拉斯塔蹲在一个角落里揉了揉他发胀的太阳穴。

覆盖了整个营地的精神力震得特拉斯塔脑仁儿生疼,但作为整个营区目前的最高统率,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去平复骚乱。被那阵强大的精神力逼开的五感毫无保留地反馈着四周的一切,营地里的士兵大多是哨兵,杂糅在一起的精神力吵得他整个人烦的不行。

那阵尖锐的啸声几乎惊醒了所有人,特拉斯塔只能拾掇干净自己再去收拾残局。

他刚整理完毕走出房门便见着一队人从营地前走过。领头那人有着鲜艳的发色,特拉斯塔认得她,那是联盟里有名的女性大尉,圣殿军副统领炎巫。

炎巫向后摆手让队伍继续前进,她停了脚步向特拉斯塔行了个军礼:“搜查完毕,无特殊情况。”

特拉斯塔抬手回礼,默不作声,只是示意她可以自行离开。

炎巫也应得干脆,头也不回地快步追上队伍,只在临走前向着夹道一边的树林匆匆一瞥。

“圣殿军……教廷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甘愿拿出他的王牌……”特拉斯塔漫不经心地向着那片树林看了一眼,像是发现了什么,嗤笑一声。挂在腰间的联络器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他伸手把他按断。特拉斯塔深吸了口气,向后退了两步。

“出来吧,”他轻松地翻上最近那棵树的枝干,抖出袖子里的短剑,手腕一翻射向对面。

“听墙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特拉斯塔倚着树干站直身子,声音里无不是嘲弄的意味。“几天不见,你身上的信息素味道还是那么难闻。消失了三天的少将先生。”

一直海雕尖锐地长啸着俯冲而下,张口咬住飞来的短剑,叼起它在空中盘旋良久,这才落回一人的臂上。

“彼此。你身上的味道也一样,令人作呕。”

3

“你现在是想做什么?”特拉斯塔靠在树干上 “你家的那群小朋友们可是找你找的快疯魔了。”

萨兰并不作声,没有像以往一样回敬过来,只是梳理着海雕细密的羽毛。

气氛安静得诡异。

不对劲。

哪里都不对劲。

萨兰并非是牙尖嘴利得理不饶的类型,但也决计不会就这么傻愣着任由自己对他那一干子宝贝部下们肆意嘲弄,再不济他也会淡淡地呛声回来,而不是像这样……安静的古怪。

良久,萨兰才开了口。

“你怎么察觉到我的?”

“什么?”特拉斯塔不明白他的意思,正欲发问,便看见萨兰对他偏了偏头,一绺金发顺着他的动作滑落到颈侧。

“你的联络器响了很久了,不接吗?”

事多。

特拉斯塔在心底嘀咕了一句,抽出被无视许久的联络器接通,刚骂了一句就变了脸色。他沉着脸听完对面的报告,敷衍似的应了几声,果断地挂断了通讯,重新转头看着萨兰。

“你到底是谁,”特拉斯塔此刻心底乱得要命,什么烦心事都排着队挤过来。他花了好一段时间强行去理解通讯里的报告,然而却只能让他更无从理清“没有影像没有热量记录甚至也没有精神力波动——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萨兰,圣殿军的统领,你的——现任上司,少将萨兰。”萨兰面不改色地说出一串中规中矩的回答,没有任何偏差,普通得好像只是例行公事的汇报,却让特拉斯塔听着更加烦闷,“但正如你所知的那样,我在营地中的每一次行动——”

“无论是身形还是精神力,我都没有一点掩饰。”

“按照上一次的体检报告,我的精神力大约能在全军中排行前三,但是,”海雕轻轻扇动翅膀,从喉咙里发出低哑不安的鸣叫。萨兰抚摸着它的羽翎稍作安抚,然后抬手将它抛向空中。白尾的海雕振翅飞向空中,羽毛的扑闪恰好掩住萨兰语气中的颤抖,“不管是器械还是人类,没人能注意到我的存在。”

“除了你。”

4

“法师?法师你给我出来!”

解除全营戒严才过十多分钟,游宇刚放松下来脱掉军服准备上床睡觉,就听见外边实验室大门被人“砰——”地一声踹开。游宇心头一紧,随即又放松下来,实验室这地儿算是戒备较严的地方,能让人大摇大摆地闯进来估计也就那么几个熟人干得出来。

于是他略显不满地扯开嗓子向外吼到:“嘛呢嘛呢还让不让人睡了!关爱薄皮法师人人有责啊!”

“睡你妈!给我起来!”声音由远及近最后一脚踹开了实验室的大门,合金门狠狠撞在墙壁上duang的一声。

得,内门也让人踹了。

游宇颇有些郁卒地缩回床上,把军被默默扯过来搭严实了。

余光能看见上铺的杨越从铺盖里比了个中指出来,接着半个脑袋慢悠悠地探出来狠狠剜了他一眼。

怪我咯!

“喂喂别踹门啊没看见门上贴的两点之后恕不接客吗!”尽管这样游宇还是压低了些声音,开玩笑比起明天早上被人恁死他更宁愿现在就给特拉斯塔揍死一了百了。

至少还能留个全尸不是。

“先别别进来我没穿裤……”

话还没说完就见着特拉斯塔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不过那姿势怎么看怎么奇怪……

“你撸多啦?”

话音刚落游宇就心知不妙,刚准备躲就看着特拉斯塔挑挑眉毛一个爆栗揍了下来。

“啊啊啊有没有人性啊老流氓殴打小朋友啦!”游宇闭着眼睛跳到一边,睁眼正纳闷怎么不疼就看见上铺杨越顶着黑眼圈一卷书砸了下来。

咚。

听声音大概是那本《中原魔药图解》,全彩精装,八百六十七页。

可痛了呢。【笑。

“吵死啦快闭嘴!”

Duang。

特拉斯塔甩甩手腕也给游宇脑门来了一下。

“本来没准备打你,”特拉斯塔凉凉地飘来一句“不过看你都挨了一下了也不差我这一下是不。”

“……娘娘,不,上校教育的是。”

“说吧,找我什么事?”关上门,游宇折腾了半天终于把裤子穿上了,他从旁边桌子底下拖了根板凳出来,还没摆稳就看着特拉斯塔毫不客气地抽了过来。游宇无言地盯着特拉斯塔,试图从那上面看出点愧疚来。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特拉斯塔不要脸地敲了敲桌子:“再来把。”

淦你要两把做什么,去吃史莱姆吗?!不干啦罢工啦老流氓欺负小职员还不发工资哦!

游宇在心底掀了上百张桌子,衡量了一下俩人的军衔再默默比对了一下武力值生生咽下了这句话,他果断地……妥协了,又扯了俩出来。

尊严呢,游宇大尉。

“之前少将受那伤是你看的?”看着都坐下了特拉斯塔也不扯别的直奔重点。

“啊?”游宇有些茫然。

“萨兰那个。”特拉斯塔不耐烦地说。

“哦哦是我,”半晌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整个后勤就那几个人小姑娘还占一半不是我难道还能是你啊!我一个人干八个人的活吃不饱穿不暖上校大大求涨工资啊!”

“驳回。”特拉斯塔抬眼横了他一下,“不是才给你拨了一个班你还装。说正事,那伤到底怎么样?”

“难说。”游宇也不扯淡,低头仔细思索了一阵,这么说道。

“为什么?你不是号称十项全能吗。”

“十项全能也不包括这个啊!”游宇瞥他一眼“你不是没看见……哦你确实没看见。”

他蹲在转椅上转了一圈,这才接着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伤口,也太他娘欺负人了。各种药品轮番换一个月了楞没见张好过,连点痂都没结。还是找……那边讨了瓶,咳,你懂的那啥回来才勉强把血止住,我以为观察个几天就没事了,谁知道出这劳什子事来。”

“反正我这是治不了了,”游宇停下来坐正“而且那药副作用也大,短时间我是不建议让人再用第二次,况且我现在连人都见不着也更不用说开点后续的治疗。”

他顿了顿“但我猜这个估计跟魔法有关,大概是刺他的那把武器附过魔。”游宇挠了挠后脑勺“不过我也不太确认,毕竟我军校里那老头讲附魔道具那几节课都是睡过去的……卧槽你打我干什么!”

“就是想揍你。”特拉斯塔轻飘飘地回了一句“继续说。”

“我只能先下个推测,剩下的我得回去再翻翻书。”游宇正了脸色。

“我猜,也许是和那把传说中的匕首有关。”

“Presence。”

“其名为存在。”

=====================================

TO BE CONTINUE

=====================================

还算脑了很久的脑洞了,就这么弃了也可惜……虽然我早就爬墙了【。

把之前的做了个合集,改了一遍又一遍我也萎了反正就这样吧【自暴自弃。

未来会有更新……吧?总之我很懒´<_´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