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黑】何其多(1)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01「惊悚乐园paro」
#
卷毛在躺进游戏舱前,最后一次下意识地望向窗外。
只有一片透过窗帘的昏沉阳光而已。

#1.0-惊魂夜

*-JuanmaoV5,等级17。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已确认,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
开场白只吐出一半,后半句淹没在诡异的电音之中。
卷毛没去细想这是不是剧本又出的什么幺蛾子,满脑子只被一个疑问填满。
这个声音,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在脑海里把叫的出名字的亲戚朋友小伙伴都轮了一遍,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钻牛角尖,专心盯着正在载入的剧本界面。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场景载入格外的迟缓。剧本没加载完成,他暂时还只能呆在原地不动。
在等待的过程中,卷毛看着眼前尚未显现完全的一片灰黑发愣。
那隐约能看出是个高大的建筑,随着材质的加载,更多细节逐一显现出来。
神经接驳的后遗症让他脑仁隐隐作痛,第五代光脑承诺‘对人体毫无影响,带来不一般的感受’,卷毛着实只感觉到了后一句话。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症状说轻不轻,说严重也严重不到要去医院的地步。卷毛也就懒得去管它,等开始的那阵劲头过去就没事了,照样生龙活虎游戏里又是一条好汉。
这么一通胡思乱想之后,卷毛也把开始的疑问抛在脑后,专心致志地等游戏剧本生成。
-本来嘛,人的记忆本来就是很不靠谱的东西。大脑每天都在无意识地接受各种讯息,你所以为的熟悉,可能只来自于多年前的惊鸿一瞥。
短暂的电流嘈杂之后,念白恢复了正常。
-载入已完成,当前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天色渐晚,你应约来到了游乐场正门门前。】
所以眼前这货就是游乐场?卷毛在心里问了句废话。面前的景象开始清晰起来,隐约能看见几个小朋友跟着家长从正门出来,门口卖棉花糖的小贩也收了摊子推着小车准备回家。
【打赌这件傻事是一个星期前你的朋友们喝醉了之后定下的,没人愿意当胆小鬼,你也一样。】
【三十五分钟前,你刚刚收到短信,他们说在门口等你,八点五十分时一道偷偷溜进去。】
【现在时间是八点二十分,快去吧。】
剧本简介到此就告一段落,卷毛耳边响起主线剧情更新的提示音。
-主线任务已更新:与同伴汇合。
听完剧本简介,卷毛也大致明白了剧情走向。
不又是恐怖片的经典套路嘛。一群闲的【哔——】疼的小青年作死相约鬼屋探险的小故事,中途穿插各种jump scare啦,开门杀啦,这样那样的番茄酱乱喷啦……最终目的就是吓你一跳背后一凉疑神疑鬼连厕所都要和小伙伴约好一起去最后发现其实你根本没有小伙伴……之类的。
虽然很疑惑为毛自己的脑内吐槽也会有消音符号,卷毛还是乖乖地朝着游乐场大门走去。
主线任务触发之后就一直有一个倒计时显示在任务栏,卷毛看了两眼就随手关掉了。背包里的东西都成了一片灰白,什么都拿不出来,卷毛内心有一点点的后悔。
我为什么要作死选噩梦模式啊……
一边在内心痛苦地嚎叫,卷毛一边伸手掏衣服荷包。故事主角估计也就是个普通小青年,本期望能随手摸出把枪来的卷毛不由得一阵失望。
左手上本来就有一个诺基亚,卷毛换了只手,方便去掏左边的衣兜。
左边衣包里只有一个廉价打火机,半包三五牌香烟,除了这点东西外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进去的饼干渣,软化的七七八八,让他一阵犯恶心。
卷毛随手查看了一下这些小物件的属性,不出所料,都是些普通消耗品,只有香烟下面带了一句话:
【*约瑟夫的最爱,嘿朋友,不想来一根吗?】
“约瑟夫又是谁啊……完全不明白……”卷毛嘟囔两句,“而且搞毛啊我又不抽烟啊拜托!!”
他把希望的眼神投到最后几个兜上。
不出所料,他收获了一大串型号各异的钥匙,一把指甲刀,折叠小刀和便携小手电,几枚磨损到几乎看不清纹路的硬币,以及——一个对讲机。
对讲机寂静无声,卷毛掂了掂重量,比记忆中轻了不少,打开一看果然没装电池。
“这从现在起是不是变成《逃生》了啊,到处找电池。”卷毛随口吐槽,然后一愣。
《逃生》又是什么?
-也许是以前听说过的什么玩意儿,没什么大不了的,继续游戏吧。
卷毛试着拆下裤子上的链条,这玩意儿一走路就叮当直响,生怕谁不知道来人了似的。他毫不犹豫地把丫摘下来揣进兜里,有什么情况还能当武器使。
以及不得不说的是,上面看上去瞎哔哔了六七百字,实际到剧本里倒计时才流逝了五分钟左右,真让人不得不感叹这就是凑字数的好处……
卷毛拾掇好东西,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提高到了十岁的高度,于是自豪无比地大跨步向前走去。
中间他是怎么过马路顺便凭借身高优势成功避开摔倒的老奶奶的事情就一笔带过,暂且不提。
……
总之,当他站在门口时,时间刚过去二十分钟。但是游乐场的大门已经锁死,小伙伴也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这……”卷毛又打开任务栏确认了一遍,上边的倒计时的确定格在了四分三十七秒,主线任务也已经勾去,从“与同伴汇合”更新成了“找到小路溜进游乐场”。
“我明明按时到地方了啊?”卷毛虽然有些纳闷,听到了剧情更新的提示音后还是开始围着游乐场绕圈子,企图找到一条进去的通道。

然而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卷毛之前凭着实力小龙虾和身高成功躲过的扶老奶奶实际上是一个小的支线剧情,如果你扶♂她就会触发对话,告诉你守门老大爷因为家里狗下崽子急着回家,所以提前二十分钟关门的事情。最后为了感谢你的恩情,老奶奶还会顺便告诉你进去游乐场的捷径。
实际上这个任务做或不做对主线剧情没有丝毫影响,唯一的差别在于如果完成任务,玩家就能省去抓瞎找线索的时间,不然就只能像卷毛现在这样……

最终卷毛找到了一个比较低的围墙,砖块松散到让他怀疑会不会一踩就塌。
——然后他发现他给自己立了个大大的flag。卷毛叼着光亮虚弱的手电,三两下刚翻上去,就听见‘哗啦啦’几声,砖块散了一地。在翻上来的同时,卷毛听到了系统提示音效。
-主线任务更新:去往鬼屋,找到同伴。
忍住内心一片卧槽刷屏,卷毛满脸『冷漠』地站起来拍拍尘土,继续往前走。
夜晚的游乐场格外慎人,白天里的可爱塑像到了晚上怎么看怎么诡异。卷毛一路上给吓了几次,惊吓值被吓到40%才缓缓回落。
除了惊吓之外,更让他闹心的事在于手机,把链子拆下来之后卷毛就把俩玩意儿绑在了一起,权当个流星锤使。他这时候才想起来再去查看了下手机,十多分钟前有一条未读短信,大意是‘游乐场提前关门了我们先进去在里面等你’云云。
卷毛差不多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也没太惊讶,但略让他有些不安的是,他一进到游乐场里,信号就弱得厉害。
看这情况是必须用对讲机了。
他打心眼里不想做多余的举动,人类天生对夜晚具有排斥,卷毛也不例外。无奈之下,他还是钻了几个值班室,从里面顺了六七节电池。本想再拿多点,奈何系统直接告知了一句“拿不下”,他还是做了最后的挣扎,把对讲机的空位填满之后,又多顺了三个走。
现在他手上不算对讲机和手电里的,一共有七节五号电池,四节七号电池。不知道可以用多久,但对讲机和手电好歹是能用了。
“喂喂,能听见吗?”卷毛冲着对讲机喊了几句,他现在差不多能看见鬼屋的轮廓,目测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对面没有声音,卷毛心头‘咯噔’一下,心说不会是超过有效距离了吧。
所幸电流滋啦作响一阵后他听见了对面的回话,一个女声娇笑着传来,背景音里还有不少人嬉闹的声音:“詹森你可是迟到了不一会儿哦,想好该怎么受处罚了吗?”
按耐住想冲着对面呐喊‘有本事你来色诱我啊’的心情,卷毛问道:“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对面声音移远,只能听见模糊的回声,过了一阵才移回来“在三楼楼梯上,正准备去四楼。说真的,你要是再不快点的话,我们——啊!!!”
对面传来一声尖叫,卷毛神经一紧“喂?——发生什么了?”
但是却再没有得到回复。
===============================TBC
1*开场白来自《惊悚乐园》觉哥的各种单人生存模式……黑白鬼域和被诅咒的医院这两篇我真的特别喜欢(*´ω`*)
2*梗来自玛格丽特•杜拉斯《抵挡太平洋的堤坝》,里面的哥哥约瑟夫经常抽的牌子。

一个非常奇怪的脑洞,姑且算是卷黑?
第一部分少爷并没有出场,大概会是毛毛历险记之类的丧病剧情【X

三千字还没进入剧情,十分的自我厌弃。

评论(1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