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黑】时差


*依然是控制时间类型的超能力设定……我简直是一条没用的咸鱼【自我唾弃
*调速思维这个设定借鉴了下陈谌的《世界上所有童话都是写给大人看的》中《一瞬万世》一篇,结尾卷毛看的就是这本书。
*OOC大概,真人无关。

纯黑有超能力。
一个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用的超能力。
#
事情的开端是这样的。
纯黑大学毕业过后果断把自己锁在卧室里当了个家里蹲,纯黑妈妈整天就听小阁楼上自家儿子哼哼哈哈嘿嘿像个神经病似的乐得开心,偶尔还夹杂这几句“干他!干他!”之类种种意味不明的话。
黑麻麻十分忧虑,奈何她和自己儿子生物钟压根不在同一个点上,只见他昼伏夜出活脱脱一个夜猫子。偶尔到了饭点能现个身舀碗饭,还没来得及插上话丫又风一般,挥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地飘上楼。
纯黑妈妈十分忧虑,于是炖了锅猪蹄,闷了一个小时再在楼下揭开,在一旁蹲点抓到了寻香下楼的儿子。
俩人就着“你为啥毕业了不出门工作就算在家工作为什么不去找女朋友你大学约过的那个姑娘呢实在不行小学我给你棒打鸳鸯过的那个小姑娘也成啊”这个十分复杂的话题展开了持久而深入的探讨。
当黑妈讲到“我初中同桌二舅妈的女儿的女儿二十好几正当出阁赶明儿我给你们牵线搭个桥”时,纯黑绝望地想:要是可以混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奇迹就是这样发生的。
周围的场景如同早年间录像带被播了快进一般飞速向前,太后娘娘的念叨成了无意义的杂音,他眼看着这一切,愕然地呆在原处动弹不得。
直到她念叨完,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一切才恢复了原样。
纯黑瞥了一眼手表,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在他的经历中,不过是两分钟罢了。
#
纯黑又反复试了几次,才确定这真不是自己的幻觉。
出门堵车了,调慢意识就好;追视频要等广告,调慢意识就好。一切需要等候的时间都可以一步跳过,他对这个能力运用得越来越熟练,却总是没找到加速意识的做法,到最后只能遗憾放弃,只能在泡方便面时充分发挥这一特长罢了。
时间慢慢过,纯黑还是在游戏里和人插浑打科,依然没有人知道他的超能力,他也没兴趣向别人说。
本以为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继续下去,哪能想到他母上自从上一次俩人的深入交流后对儿媳的事越发地热情高涨起来,黑氏专制主义在家里迅速蔓延,导致他现在看见他娘亲就想脱口而出一句“太后娘娘”。
#
太后娘娘几天前给他介绍了个姑娘,就是她初中同桌二舅妈家那个。
纯黑推脱了好几次,最后还是在强权政治的欺压下跟人小姑娘出去吃了饭。
他拿着手机一路走一路看。他家太后娘娘在旁边念叨了一路姑娘如何好如何好,言下之意便是要纯黑好好看着,争取一顿饭定个儿媳妇下来,纯黑嗯嗯嗯了几声就再没下文。
位置定在个中餐馆,纯黑走在前面推开玻璃门。三月份济南的温度还没开始回升,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太后娘娘用手肘狠戳了他两下,纯黑很懂地默默把手机收回兜里。
他看着他妈满脸笑容地朝一个方向走去,和另一个年纪差不多打的大妈寒暄两句,然后互相使了个眼色。
“儿啊,你和人家好好聊聊,我和你阿姨出去叙叙旧。”
说完,俩人手挽着手走出了门,一边走一边往回瞟,一路姿势怪异地渐行渐远。

歪幺幺零吗,有人卖儿子了你管不管啊?
#
纯黑拉开椅子坐下,就这低头的瞬间,他错过了对面姑娘的满脸讶异。
当他抬起头时,姑娘已经恢复了正常,抿着嘴温温柔柔地笑笑,推过来一个小本:“我听阿姨说过你,只不过听了几次都没能听明白你的名字,能给我写写吗?”
姑娘的要求不好拒绝,何况自己今天本来就抱着颗动机不纯的心。纯黑非常尴尬地向服务员借了只圆珠笔,在本子上随便翻一页写了一遍。
姑娘收回本子,笑得更欢了。

在等餐的过程中,纯黑强忍着加速时间的心,和姑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意外地发现挺聊得来。
要是给其他死宅这么个姑娘,他们不知道得多开心。纯黑闷闷地想。
可他从一开始就打着颗拒绝的心来的。
他非常实诚地向姑娘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哪知道对面也十分爽朗地挥挥手:“我也不想来,我妈今年已经逼我相了三次亲了。今天本来还想装病不来呢,”她嘿嘿一乐,“到时候就说我们互相没看对眼就行了。”
听到如此回复,纯黑顿时宽心了不少。和姑娘又扯了一阵,吃吃喝喝直到晚七点左右,他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结账送姑娘回家。
去车站的路上,他们路过一个7-11,姑娘让他等等,跑进去买了瓶可乐又跑出来。
“送你的,谢谢你今天帮我打掩护。”
纯黑一边说哪能哪能大家互帮互助,一边接过可乐。
男孩子嘛,不管多少岁都喜欢喝这玩意儿。

送完姑娘回家差不多七点半接近八点,他早在微博上请了假,不慌直播。纯黑没点开游戏愉快地搓手柄,而是喝着可乐看qq。
可乐瓶上显出半个绞丝旁。
半个绞丝旁?
绞丝旁?!
总感觉联想到奇怪东西的纯黑带着满脸卧槽捞过他的马克杯,把饮料一点点倒了进去。
塑料瓶渐渐变空,黑色的马克笔字迹一点点显露出来。
“纯黑少爷我好喜欢你”
旁边一个丑不拉几的心。



完了。
他捂住脸在床上滚来滚去。
不但被骗了签名还被看了正脸。
难怪她笑得满脸荡漾。
纯黑郁卒地戳开qq,群里的一群智障还在欢快地瞎聊,某个小伙子更是格外活跃地在讨论下周出去玩求推荐旅游地。
纯黑突然心里一动。
反正都被人看见了,再多一个可能也没什么?
于是他戳了小伙子小窗,光标在对话框杵了二十分钟。好不容易的千回百转柔情满怀卡在嗓子眼里憋成四个字。
“出来面基?”
#
俩人比平时多熬了三小时才睡觉。
其中有半小时在扯“你真是纯黑吗你不是被盗号了吧”,半小时查火车班次并且买票,一个小时都纠结在“你来车站接我呗”“滚我离车站远得很自己打车过来”这样的小学生吵架中。
还有一个小时?
大概和小学生出去春游前一天晚上的心情差不多吧。
#
他们昨天晚上扯了许久才各退一步,给火车站和他家连了条线取中点当做会合地点。
纯黑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思考人生。
卷毛刚打电话过来说他堵在路上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才到的了。
他百无聊赖地靠在椅背上。
不想玩手机。
不想发呆。
好想……
什么呢?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纯黑突然坐起,揉了揉头发,把思维调到很慢。
行人在他眼中飞快地穿行,只有一个人用正常的步调靠近。
他瞪大了眼睛。

这是在变速时间里步调一致的两个人的故事。
————————————————————————————
一点点不知道怎么插进上文的剧情:
“纯黑,”卷毛指着书说,“要不我俩以后就别用这超能力了吧,听起来怪吓人的。”
纯黑凑过去瞥了一眼,没搭话,反倒是另外插了个话题:“你丫是不是平时也用这能力啊!说!游戏里你赢我那几次是不是这么来的!!”
“我靠你不要侮辱我的道德!我不干这种事好不好!”
“哟小伙子还敢顶嘴了,出息了啊!”
俩人在床上闹成一团


好呗。
纯黑心想。
反正我已经能看你一辈子了。

评论(1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