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就,很丧。

逃避现实当个废人真挺好,想到一个远离所谓成功人群的地方定居,比如说西藏啦甘肃啦新疆啦之类西部城市的小县城什么的。

没说他们不成功或者不好什么的,就是,地广人稀,房价低廉,每天早上叫醒人的不是什么梦想也不是什么生活,而是不知道谁家的鸡叫,一声又一声,让人肿着眼睛大骂迟早有一天会把它拿来炖汤喝。

这个地方可能不通网,快递只有邮政,还得寄十天半个月让人等到长毛。但是也不慌张,因为可以慢慢地等,慢慢地过活。

我想那大概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城市,每天吃完饭闲着可以用脚一步步丈量每一条街道,欣赏路边新抽出来的细瘦的野花,看见盗版伪劣小店铺就掀开塑料帘子进去看一眼,像个老年人似的慢悠悠地挑三拣四,然后什么都不买地溜达出门。在这里谁都不慌张,就连新闻都传得很慢,三四天前的报纸刚刚才塞进邮筒,外界的风言风语要过了几个周才会在年轻人的嘴里吐露出几个字,很快又被原野上的牧羊笛给吹散到风里,像一片片的祈福的纸张随着一场大雨融化在泥土中。

这个地方,传统的评判标准得作废,穿着破旧藏袍的中年人提着的看不出颜色的布袋里刚买的年货和散开的纸钞混在一起,腰缠万贯的千金之子赤着脚驱赶缓慢挪动步子的牦牛,裹着红色僧衣的喇嘛挽起袖子三五成群地在最普通的水泥球场上运球谈笑。同一条河流滋养出的子孙,不管高低贵贱都很快乐自在。

宗教也许是必要的吧,隔着很远就能看见佛塔亮金色的塔尖,青白色的烟雾在蓝的深远的天空氤氲出浅淡的痕迹。不用太过信仰,只求在迷茫的时候转过长长的经筒长廊,坐在斑驳开裂的粉墙前长满青苔的石阶上,看黑羊在阳光下踱步。

哎,越想越心动。
评论

© 🐟三星在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