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是闹市里的清风穿过佛堂,吹动金身前晃动的橙黄色火舌。

我应该是一阵风,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到哪里去,随便什么一阻拦就四处散开了。

这世界上有很多风啊,有谁能辨认出独一无二的那一缕呢。

只想当一缕没有思想的风,我传达不了情人的蜜语,也寄不到长长远远的相思。

吹不尽,许多愁啊。
评论
热度(1)

© 🐟三星在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