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啊,我们是别样的生死与共,你死了我会拉着全世界的记者在你葬礼上鼓掌欢呼,但是在觥筹交错杯盘狼藉之际,我还是会怅然若失,仿佛一条被踢了一脚的落水狗,恨不得当初是我先死在你前头,然后在空中飘着冷眼嘲笑你突如其来的软弱。


↑↑↑↑

夜观冒学有感。
评论
热度(3)

© 🐟三星在罶🐟 | Powered by LOFTER